忆老兵,省自己(周思源)

发布者: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:2015-10-08浏览次数:45



抗战胜利七十年,举国上下缅怀英烈、致敬英雄,纪念活动开展得热烈沸腾,荣誉本应属于老兵,而老兵却说,在我迎接每一份荣耀的前夕,都有无数的同伴在身边倒下,对于荣誉,我受之有愧。

老兵说得淡然,说得深刻。我们除了讴歌老兵舍家弃业、浴血战场,换得我辈的和平时代,也当思量他们的精神何在,又何以传承。

现今,常有外族诟病、同胞自省:我们这代人缺失信仰。信仰是什么,有人信奉宗教,有人尊崇科学,有人笃信榜样,只要爱得坚定,他们都有信仰。我想说,信仰还是热望的理想,如马丁·路德·金守护并为之奋斗不息的理想。抗战的年月,不可抗拒的大背景中也许老兵们并不曾来得及思考所谓信仰,也并不咬文嚼字去述说自己在为何理想而战。灰暗的世界,破碎的家园,涂炭的生灵,阴森的旅航,命运在和每个中国人捉迷藏,哭笑简单,面对才是唯一的出路。知识分子传播着共产主义的信仰,老兵们也有换得子孙太平的热望,于是,个人的得失荣辱着实如尘埃微渺,没人会因一点失去而戚戚艾艾,更没人会因一点收获而自恋自得。

凤兮凤兮思高举,难道只有世乱时危方作沉吟吗?如今,和平年月,清风明月已然一揽入怀,在世丈夫更当有所作为。然而,细想之下,我辈有多少人能自绝于安逸,立定理想、涓滴瞩望,向着未来勤恳迈进,不骄傲自满、不灰心气馁?我辈为何被频繁指摘缺失信仰,因为太多的人在和平年代行迈靡靡、中心摇摇,太多的人求鱼缘木、伤弓远之曲木。我们耽溺着、蹉跎着、惶惑着、焦躁着,人生须臾即逝,七十年后,我们的后辈又将看到怎样的信仰与热望?

看着老兵的一脸沧桑,听着老兵笃定的淡泊,想到布莱士·帕斯卡曾说:“给时光以生命,而不是给生命以时光。”(Blaise PascalTo the
time to life, rather than to life in time.
)生于和平、长于和平,我们就是最幸福的,岂不该在荣曜秋菊、华茂春松的岁月守好自己的理想,不辜负,去努力。

致老兵,功不唐捐,愿逐月华流照君。



电话:02586868524    传真:02586868524    邮编:211166    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龙眠大道101号    邮箱:cis@njmu.edu.cn